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 嶽麓山,兩湖人才爆發地

分享

   

【香港圓通快遞】嶽麓山,兩湖人才爆發地

2021-01-05  最愛歷史...

    清嘉慶年間,

    嶽麓書院來了一位新山長(相當於院長),

    湖南寧鄉人袁名曜。

    袁名曜接手書院掌門人後,

    門人請他題寫書院大門聯。

    袁名曜説,我出個上聯,

    你們對出來就是大門聯。

    “惟楚有材!”他説。

    學生沉默良久,

    這時,湖南貢生張中階進來了,

    應聲對曰:

    “於斯為盛!

    袁名曜出的上聯典出《左傳》,

    張中階對的下聯出自《論語》,

    這個對法既有深厚的文化底藴,

    又狠狠地誇了一番人傑地靈的楚湘大地。

    “惟楚有材,於斯為盛”,

    這副天下聞名的門聯,

    從那時起成為嶽麓書院的門面擔當。

    嶽麓之名,

    承載三千年荊楚瀟湘精神,

    這一切,皆源自嶽麓山。

    1.嶽麓,南嶽之足

    嶽麓山位於湖南省會長沙市,

    主峯海拔只有近300米,

    但古人將其列為南嶽衡山七十二峯中的最後一座。

    嶽麓之意,即南嶽衡山之足。

    南北朝徐靈期《南嶽記》有云:

    “南嶽周圍八百里,回雁為首,嶽麓為足。”

    嶽麓山因此而得名。

    圖片

    底圖來源:湖南地圖,審圖號:GS(2019)3333號
    不過,嶽麓山被列入南嶽七十二峯,

    更多是與其地理位置相關。

    若從地質形成的角度上看,

    嶽麓山形成年代應早於衡山。

    地質專家研究考證,

    嶽麓山大概形成於距今3億年前,

    是由海濱淺灘隨着地殼運動逐漸抬升形成的。

    在嶽麓山頂,至今仍存有海濱淺灘形成的遺蹟。

    嶽麓山北接南嶽,東望湘江。

    中部高聳,南北漸低。

    從空中俯瞰而下,嶽麓山猶如一個巨型盆景,

    如玉帶般的湘江將城市與山川分隔兩岸,交相輝映。

    橘子洲頭靜卧江心,恬靜自然。


    春天,古木參天,鳥語花香。

    夏季,深溝淺壑,汨汨流泉。

    立秋之後,萬山紅遍,層林盡染。

    若遇冷冬,大雪過後,嶽麓山便歸於寧靜。


    2.嶽麓文化

    嶽麓山以僅僅近300米的海拔高度,

    也許無法在中國一眾的名山大川中勝出。

    但正如劉禹錫所説,“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一座山的出彩,

    當與其所有的文化底藴密切相關。

    相較於其他名山諸川,

    嶽麓山是湖湘大地上的“文化脊樑”,

    儒、釋、道三家並存,

    有中國古代四大書院之一的嶽麓書院,

    佛教入湘最早的文化見證——麓山古寺,

    以及道教二十三洞天“雲麓宮”。

    在今天嶽麓山腳下,

    有一座享有“千年學府,百年名校”之譽的湖南大學。

    這裏是中國古代四大書院之一,

    嶽麓書院的所在地。


    今天,

    嶽麓書院的古建築依舊座落在嶽麓山腳下,

    成為湖南大學的一部分。

    書院之名,始於唐朝。

    中國最早的書院是由唐太宗貞觀年間

    四川人張九宗所建的“九宗書院”,

    書院建成之初,只為私人讀書治學。

    唐末,智、 璿( xuán )二僧在嶽麓山興辦學校,

    “割地建屋,以居士類”,

    為之後嶽麓書院的建設做了鋪墊。

    至北宋開寶九年(976年),

    潭州(今長沙)太守朱洞對學堂進行翻修擴建,

    嶽麓書院始建成。


    之後,宋真宗親題“嶽麓書院”牌匾,

    贈予皇家藏書,嘉獎嶽麓書院,

    將嶽麓書院納入“潭州三學”體系。

    所謂“三學”,

    即潭州州學、湘西書院、嶽麓書院三位一體,

    以嶽麓書院為最高學府,

    安排學生通過考試成績逐級升學。

    故而,在宋一代的教育體系中,

    嶽麓書院是類似於今天北大、清華的最高學府。

    南宋,

    范成大在《驂鸞錄》中發表了“四大書院排行榜”。

    此後千年,唯嶽麓書院,

    歷七毀七建,仍得歷代文人公認,

    一直位列榜首,從未被超越。

    嶽麓書院門前的楹聯“惟楚有材,於斯於盛”,

    便是書院當年盛景最真實的寫照。



    從宋到清,

    嶽麓書院堅持“傳道而濟斯民也”的信條,

    而不是以科舉為目的的應試教育。

    在這種教育氛圍的薰陶下,

    培養出一批如遊九言、彭龜年、胡大時等

    經世大儒及湖湘文化的精神領袖。

    為了使莘莘學子獲得更深厚的知識修養,

    嶽麓書院不惜重金聘請名家大儒出任山長講學授課。

    朱熹、張栻、王陽明等具有影響力的大師,

    均在嶽麓山留下足跡。

    南宋初年,

    理學大師朱熹與嶽麓書院山長張栻之間

    關於《中庸》之義的講論就發生於此,

    史稱“朱張會講”。


    宋末,

    蒙古大軍南下,圍攻潭州,

    嶽麓學子奮起,為國效力。

    明末,

    嶽麓書院代表學子王夫之以“遺臣”身份,

    留髮明志。

    近代,

    魏源、曾國藩、左宗棠、譚嗣同等嶽麓同仁,

    先後奮志圖強、維新安攘,奔走在中華大地之上。

    毛澤東、蔡和森等人依託學院,

    建立的新民學會,

    則埋下了民族希望的發源火種。

    如此,

    正如理學家吳澄所言:

    “自此之後,嶽麓之為嶽麓,非前之嶽麓矣!”


    書院的圍牆外,

    嶽麓之風,生生不息。

    距嶽麓書院僅200米,

    在前門外,

    一座亭角微翹,

    上蓋青瓦的正方形亭子掩映在綠樹之間,

    如亭上匾額所書的“自卑”一般。

    但此自卑,絕非彼自卑,

    而是出自《中庸》:

    “君子之道,闢如遠行,必自邇;

    闢如登高,必自卑。”

    自卑絕不是今人固步自封的藉口,

    而應當以謙恭卑微的態度從低開始,

    腳踏實地,幹實事,拾級而上,漸至高峯的態度。


    與自卑相對的,當屬愛晚,

    從嶽麓書院後門出來, 便可直達愛晚亭。

    愛晚亭原為清乾隆年間

    嶽麓書院山長羅典所建的紅葉亭。

    愛晚之名,出自羅典好友清代著名學者畢沅,

    他以亭邊楓葉紅似火為由,

    借杜牧《山行》的“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中的“愛、晚”二字,

    命名為愛晚亭。


    如今,

    愛晚亭的匾額為毛主席親自題寫,

    筆走龍蛇,蒼虯有力。

    “自卑”與“愛晚”設立於此,

    絕非隨意而為,

    “愛晚“,宣揚着華夏千年尊老愛幼的傳統,

    與自卑結合,推己及人,譜寫天下大同。


    相傳,

    清代嶽麓書院山長羅典心高氣傲,

    頗為古板。

    一日,

    羅典正在書院中舉辦鹿鳴宴

    (科舉鄉試放榜後舉辦的宴會),

    有一乞丐般打扮的老道士不請自來。

    眾人想戲弄他一番,叫他寫幾個字來看看。

    老道士捉起堂前的掃把,沾了些黃泥,

    瞅準赫曦台上的一面白牆,

    刷!刷!就是幾筆,

    寫下了一個丈餘高的“壽”字,揚長而去。


    眾人目瞪口呆之餘,

    才知道此乃世外高人,

    羅典後悔不已,

    託人四處尋找老道士的下落,

    始終無果。

    為了彌補過失,

    羅典親自在對面的白牆上補寫了一個“福”字。

    如今,福壽二字

    依舊鐫刻在嶽麓書院赫曦台的白牆上。

    離開嶽麓書院的文風範圍,

    漸次而上,在嶽麓山的半山腰上,

    千年寶剎麓山古寺傳承的是另一番人生哲理。

    此寺為湖南地區最早的佛寺,

    見證着佛教入湘的歷史。

    麓山寺建成之時,

    正值西晉初期,

    距離漢明帝下詔在洛陽修建白馬寺

    僅過去200年而已。

    因此,在麓山寺的山門兩邊,

    有一副“漢魏最初名勝,湖南第一道場”的對聯。


    繼開山祖師竺法崇之後,

    麓山古寺又得到了法導、法愍等高僧的加持,

    逐漸名揚四海。

    至隋唐,

    隨着佛教的空前興盛,

    麓山寺也迎來了自己的鼎盛時期。

    先有天台宗創始人智顗(yǐ)在此傳經説法,

    弘揚天台宗的教義和禪法。

    後有入藏講法、引發“頓漸之爭”的摩訶衍那於此傳道。

    正如唐代詩人杜甫在《嶽麓山道林二寺行》中描繪:

    玉泉之南麓山殊,道林林壑爭盤紆。

    寺門高開洞庭野,殿腳插入赤沙湖。

    五月寒風冷佛,六時天樂朝香爐。

    地靈步步雪山草,僧寶人人滄海珠。


    這一時期,

    除了上述兩位高僧外,

    在麓山寺弘揚佛法的

    還有曇捷、權武等十名高僧。

    這些僧人的名字

    均被唐代大書法家李邕刻在《麓山寺碑》上。

    麓山寺碑高272釐米,

    寬133釐米,碑文28行,共1400餘字,

    記錄了麓山寺自建寺以來,

    歷代沿革和傳教盛況,堪稱“三絕碑”。

    宋代的麓山寺,更是禪宗名寺之一。

    從悦、智海等得道高僧先後住持麓山寺。


    據《長沙府嶽麓志》載,

    智海住麓山寺時,“焚火一夕而燼,道俗驚異。”

    智海卻淡定地説:

    “夢幻成壞,盡皆戲劇;然吾恃願力,宮室示終廢也。”

    沒多久,麓山寺重修如初。

    智海的修為,

    正好為寺內觀音閣對聯的最好典範:

    “事在人為,休言萬般皆是命;

    境由心生,退後一步自然寬”。

    如今,

    麓山寺幾經沉浮,

    成為湖南省第一家佛學院,

    繼續以佛法滋養三湘大地的芸芸眾生。


    正如《煙波釣叟歌》中所描述的那樣,

    “陰陽順逆妙難窮,二至還鄉一九宮。

    若能了達陰陽理,天地都來一掌中。

    道家的理想世界不同於佛教的極樂世界。

    道講究的是永生,超脱自然。

    而佛講的是來世,輪迴尋常。

    因此,

    道教需要尋找到一個更接近天際,

    清淨自然的地方,以追求修煉上的天人合一。

    這也是為何嶽麓山上的雲麓宮坐落於山頂的緣故之一。


    雲麓宮,

    位於嶽麓山雲麓峯之上,

    因峯而得名。

    道家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之説,

    雲麓峯便屬於道教二十三洞真虛福地。

    相傳,

    南朝時道士鄧鬱之曾在此處煉丹修道,

    丹成之日,鄧鬱之羽化登仙,位列仙班。


    據《史記》記載,

    早在戰國時期,齊國方士韓終即在此煉丹採藥,

    並在秦統一六國之際,率部渡海登臨朝鮮半島,

    建立三韓,一説為韓國人的祖先。

    至明代,

    長沙成了明憲宗之弟吉簡王朱見浚的封地。

    這位好學多才的王爺

    命人在雲麓峯上仿武當山道觀修建雲麓宮,

    初名洞真觀,以便自己修道問玄。


    登上雲麓宮的望湘樓,

    憑欄遠眺,橘子洲頭,江水滔滔,

    長沙城一派繁榮景象盡收眼底。

    真可謂是“直登雲麓三千丈,來看長沙百萬家。”

    歷史上,雲麓宮名聯甚多,

    而三清殿中所懸的對聯是其中最為人所熟知的: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這宣示着道家的清靜無為。

    3.青山有幸葬英魂

    如果説,

    儒、釋、道三家在嶽麓山上和平相處,

    詮釋了嶽麓山,

    乃至整個長沙城“天人合一”的和諧,

    那麼與之相對的,

    便是那一座座分列于山道兩側的孤冢。


    近代以來,

    神州大地戰亂頻發,列強相繼侵略中國,

    無數能人志士為中華崛起而奮鬥。

    這其中便包括了誕生於湖湘大地上的

    黃興、蔡鍔、陳天華、禹之謨等人。

    作為推翻封建制度的辛亥革命領袖之一,

    黃興曾以孫中山先生並稱“孫黃”。

    在清末風雲變幻之際,

    即密謀發動了被譽為“中國內地革命先聲”的長沙起義,

    在湖南地區掀起了一波反帝反封建革命浪潮。


    1905年,

    黃興在日本與孫中山共同成立中國同盟會,

    組織大規模反封建運動。

    武昌起義時,黃興親赴武漢,

    擔任戰時總司令,指揮戰鬥。

    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成立後,

    黃興繼續出任陸軍總長兼總參謀長。

    可惜的是,

    在南北和談中,

    袁世凱篡奪了革命勝利的果實。

    黃興被迫起兵討袁,

    由於長時間為革命事業奔波操勞,

    黃興積勞成疾,病逝上海。

    次年,

    孫中山親自主持國葬,將這位革命先驅,

    自己的忠實夥伴葬於雲麓峯下。

    一代國學大師章太炎在其墓旁留下輓聯:

    “無公則無民國,有史必有斯人。”

    圖片

    黃興墓。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協議CC BY-SA 3.0

    如今,

    黃興墓坐西向東,地勢開闊,

    百級石階直達墓前,蒼松翠柏,掩映其間。

    黃興未竟的事業,

    則由雲麓峯下另一座墓主人

    蔡鍔來完成。

    1904年,蔡鍔自日本學成歸國,

    先後在湖南、江西、雲南等地編練新軍,

    祕密組織反清事業。

    辛亥革命爆發後,

    蔡鍔在雲南發動“重九起義”,

    建立雲南軍政府。

    蔡鍔主政期間,大力推行新政,

    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使民主共和深入人心。

    1915年,

    蔡鍔率先舉起“反袁”大旗,

    在雲南組織護國軍運動討伐袁世凱,舉國震動。

    袁世凱復闢失敗後,蔡鍔憑着這一偉大功勞,

    被譽為“再造共和第一人”。

    圖片

    蔡鍔墓坐落在嶽麓山白鶴泉左後方山腰。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協議CC BY-SA 3.0

    然而,

    與革命先驅黃興一樣,天妒英才。

    再造共和後不久,蔡鍔病逝日本,享年34歲。

    蔡鍔在遺囑中寫道:

    “我統率滇之護國軍第一軍在川戰陣亡及出力人員,

    懇飭羅佩金等核實呈請恤獎,以昭公允;

    鍔以短命,未能盡力為民國,應為薄葬。”

    1917年,

    蔡鍔魂歸故里。

    政府為其舉行國葬,

    讓其長眠於風景秀麗的嶽麓山中,

    供世人瞻仰。

    儘管過了百年,

    如今“蔡公松坡之墓”六個大字,

    仍歷久彌新。

    在黃、蔡二公之前,

    嶽麓山中其實早已深深埋葬着

    陳天華、禹之謨等愛國志士。

    陳天華雖未及參加辛亥革命,

    但他以《猛回頭》、《警世鐘》等泣血之作

    喚醒了一批近代湖湘子弟的愛國之心。


    1905年,

    陳天華在日本東京

    以蹈海自絕的方式抗議日本侵略,

    試圖喚醒更多的同胞。

    次年,他的靈柩運回長沙後,長沙全城學子出動,

    人人縞素,送葬人數綿亙十數裏。

    時任同盟會湖南分會會長的禹之謨親自主持,

    公葬烈士於嶽麓山,以彰義烈。

    但此舉卻遭到了清政府的鎮壓,

    禹之謨於當年8月被捕,隨即被處死。

    據記載,

    禹之謨臨刑前曾高呼:

    “禹之謨為救中國而死,為救四萬萬人而死!”

    辛亥革命之後,黃興移其忠骨,

    與陳天華等人共葬一穴,以恤其道。

    至此,

    嶽麓山成了一座聚滿英靈的英雄之山。

    繼諸革命先驅之步伐,

    在中國近現代愛國救亡、矢志革命的抗爭中,

    又有無數英雄歸葬嶽麓山。


    今天,

    掩映在綠樹青石間的五輪塔、赫石坡南側的

    七十三軍公墓依舊在無聲地訴説着英烈們的故事。

    一座嶽麓山,

    從嶽麓書院到湖南大學,

    從佛法精奧到道法自然,

    無不彰顯出嶽麓山

    融物候、環境、人文於一體的“天人合一”,

    可謂地靈。

    而古代大儒間關於儒理的對論,

    乃至近現代革命英烈為國圖強,

    無不詮釋着嶽麓山中心懷天下的熱血情懷與氣魄,

    實為人傑。

    如此人傑地靈的山峯,

    在中國,還有第二座麼?

    參考資料:

    黃林石:《古城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1996

    羅軍強:《嶽麓山抗戰史話》,海南出版社,2007

    鄭堅:《嶽麓山英烈墓:嶽麓山名人墓之一》,湖南大學出版社,2011

    朱漢民:《嶽麓書院》,湖南大學出版社,2004

    劉麗珍:《嶽麓山尋古探微》,湖南大學出版社,2015

    高山:《長沙百景》,中國文聯出版社,2018

    趙寧:《長沙府嶽麓志》,全國圖書館縮微文獻複製中心,1992

    譚世保:《漢唐佛史探真》,中山大學出版社,1991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