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錢某某 / 待分類 / 她做過小三,也被N個男人傷害:對壞男人有...

分享

   

【香港圓通快遞】她做過小三,也被N個男人傷害:對壞男人有癮,是一種病

2020-08-31  我是錢某某

    經常有讀者在後台説,能不能寫篇如何識別渣男的文章。

    為了順應民意,昨天我就跟主編報了個選題。

    文章名字叫《渣男鑑定手冊》

    結果被秒拒。

    主編説:“卓絕,如果我説你女友符合《渣女鑑定手冊》,叫你分手,你會在care嗎?”

    我瞬間愣住。

    主編繼續説:“這種《渣男鑑定手冊》都是虛的,對錢某某讀者產生不了實際上的幫助。”

    “很多時候,女孩並不是不知道對方有點壞,而正是對方有點壞,所以才往他身上撲。”

    説得也是。

    誰能在墜入情網時保持警惕,誰會拿囉嗦的建議,去質疑當前的美好?

    即使有所察覺,她們強大的聖母心也會將其抹得一乾二淨。

    既然如此,倒不如跟大家談一談,什麼樣的女人,能天然免疫渣男?

    我們首先得摸清,“渣男收割機”的形成原理。

    《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裏的松子,算是毫無爭議的“渣男收割機”了。

    松子收割的第一個渣男,是個神經質作家。

    她經常被家暴。


    男友為了錢,逼她墜入風塵。


    後來,神經質作家自殺了。

    她收割的第二個渣男,卻是神經質作家的朋友。

    她甘願淪為第三者。


    松子又不可抑制的愛着,並幻想有朝一日能上位。

    不料東窗事發。

    男人甩來一句話:“我們就此結束,你的身體倒是很性感。”


    她收割的第三個渣男,是個浪子。

    松子明知對方壞到骨子裏,還無條件信任對方,把兩人掙來的錢,全交給男人保管。

    沒多久,浪子玩厭了,準備換個女人。

    松子問:“那我的錢呢?”

    浪子説:“全給了新歡。”

    松子瞬間怒不可竭,操起匕首,殺了男人。

    然後,坐牢,戀愛,分手·······她一次比一次痴情,也一次比一次不幸。

    松子之所以如此不幸,最大的原因只有一個。

    那就是:她雖然表面堅強樂觀,但內心自我評價非常低。

    而自我評價低的女人,都有一個共性:喜歡在自我犧牲中,尋找價值感。

    比如松子為學生替罪。

    她的學生犯了盜竊罪。

    校領導也幾乎認定,嫌犯就是這個學生。

    松子想袒護他。

    結果學生完全無所謂,管你怎麼處罰。


    松子聖母心上來了。

    她居然私掏腰包,一廂情願去幫學生頂罪——沒辦法,她內心太貧乏,她只有通過這種自毀的方式,去獲得些許價值感和成就感。


    這種低價值感的女孩,幾乎天然就是渣男們的獵物。

    也就是説,對女孩而言,她自我價值感有多高,那道“渣男防火牆”就有多強。

    那怎麼提高呢?

    待我慢慢説來。

    作為渣男收割機的女孩,幾乎都有一個糟糕的原生家庭。

    比如松子,她在原生家庭裏一直被忽略,被無視。

    為了求得關注,她不停扮鬼臉,吸引父親一笑。

    這種扮鬼臉,就是一種討好。

    而討好的背後,就是自我價值感過低。

    我之前寫了篇文《姚晨再度崩潰大哭:生而為女,我很抱歉》。

    裏面寫到了我們該如何與過去和解,如何對受傷的內心進行療愈——療愈,就是自我價值感提升的過程。

    我們要明白:沒有人可以貶損我們,除了我們自己。

    而當一個人自我評價高之後,她就會與聖母心無緣。

    即使運氣不佳,遇上個壞男人,她也能做到斷舍離。

    因為無需依賴任何男人,只依賴於自身,就能自我盛放,美麗無比。

    於是,她就能理性選擇。

    免疫渣男,提高自我價值感為其一。

    其二,便是“直視慾望”。

    《死刑宣判之後》裏的胡萍萍,是個典型傻白甜。

    她是個小學老師。

    不知世事,也無慾求,全然一副清純無害的傳統女孩。


    她被人渣唐宏博盯上了。


    唐宏博幾番猛追,不到一個月,兩人發生了關係。

    此後,胡萍萍痴情到無以復加。

    唐宏博則開始本性暴露。

    他説缺錢,胡萍萍就借錢給他。

    他揮霍無度,胡萍萍就私挪公款,供他享樂。

    貪污被揭發後,唐宏博就帶她開始逃亡。

    逃亡沒錢怎麼辦?

    長相甜美的胡萍萍,成了紅燈區的頭牌。

    胡萍萍對人渣痴迷的深層原因,就是她不敢表達自我慾望。

    在認識渣男以前,她的性需求、心理需求,以及對物質的慾望,都處於被壓制狀態。

    之所以形成這種壓制,是因為她難以擺脱傳統教條的束縛。

    她會覺得“我是女孩子,不能直白”、“哪有女孩子這麼拜金的”、“想那個事,好丟臉哦”······

    可越壓抑,慾望就會越烈,直至無法收場。

    記得有心理學家説過,免於被惡所吸引,最好的方式就是了解惡,直視惡。

    所以女孩們,請做一個有慾望,並且敢直視自己慾望的人。

    真實地表達,我想要,我要,我願意為自己的慾望負責。

    當慾望被表達,你就是你自己意志的主人。

    如果被壓制,那渣男就前來打破,釋放出你被囚禁的慾望,那時候,你會在潛意識裏把他視為真命天子。

    而這才是比遇見渣男更可怕的地方。

    我很喜歡一個演員,辛芷蕾。

    她直言不諱:“我是一個把慾望和野心寫在臉上的人。”


    她説:如果一個女人對這世界充滿了慾望,可能得到是貶義詞。大家會説,你怎麼那麼不安分,女人要內斂。”


    “但我有很多消解不了的慾望,我希望自己有錢。”

    “事業、金錢、愛情、親情、友情 ,我對這一切都充滿了慾望, 我覺得自己有勇氣去追求。”


    辛芷蕾曾經主動追求過一個男生。

    但最後卻被甩了。

    可她完全不後悔,因為她就是要做最真實的自己。


    這種我想要什麼,就敢去追求什麼的自信和勇氣,簡直就是隔離渣男的天然屏障。

    她不會被壞男人的“力量感”所吸引。

    也不會對渣男生出拯救欲。

    因為她生命本身就充滿活力,充滿了高價值感,她不需要用男人的混蛋,來打破心靈上僵硬的教條。

    渣男確實要罵。

    但之於女人,我們一定要明白,一切救贖皆在自身。

    社會百態,人渣橫生。

    願每個行走於世的女孩,心裏都住着一個敢於直視欲求的辛芷蕾,而不是自我嫌棄的松子。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